在线学习,从潘多拉盒子开始!-潘多拉盒子

开启左侧

【MOOC专访】Dr.Chuck:20分钟都坐不住不能叫学习

[复制链接]
11月11日 发表于 2014-11-20 10: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载:mooc学院

本文作者0.618为前果壳网员工,现密歇根大学数字媒体和教育硕士在读。

如果你上过《人人学编程》,你也许会跟我一样,认为查尔斯·赛维伦斯(Charles Severance)是个激进的老师。他会在身上纹Coursera的纹身,他会在全世界的星巴克为Coursera的同学们做Office Hour,他会在每节课开始反复强调他所有的视频、幻灯片、书籍资料都遵守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请大家随意取用。他还开设了《因特网历史、技术和安全》。如果你上过他开设的课程,一定会像我一样被他对MOOC的激情所感染,并且习惯亲切地叫他 Dr. Chuck 。

但是,采访完Dr. Chuck之后我才发现,他其实并不相信什么所谓的“教育将会迎来一场革命”,他只是一个全心投入去追随自己兴趣的实干派。

Coursera纹身是我的纪念章

果壳网:我报了那么多MOOC,你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有热情的老师了。你开设了两门MOOC课程,在全世界的星巴克做 Office Hour,传说你还在身上纹了个Coursera的logo。这是真的吗?

Dr. Chuck: 千真万确啊。


Dr. Chuck的纹身,图片来自Coursera

果壳网:你去了美国各地,还去了韩国,为什么不来中国呢?

Dr. Chuck: 我只是开会的时候顺便做个 Office Hour 而已。

果壳网:今年MOOC的增长没有去年那么快了,如果以后MOOC或者Coursera消失了,你的纹身怎么办呢?你就这么乐观吗?

Dr. Chuck: 当你做就纹身的时候,你就应该意识到纹身是永远的。所以如果你为未来而纹身,那肯定不好。纹身是为了庆祝一个时刻。去年11月,Coursera开始支持IMS学习工具(注:关于Coursera支持IMS的更多介绍请看这里),并让我嵌入我的自动评分器(Auto Grader),这个纹身就是为了庆祝这个时刻。以后可能会有其他美好的值得庆祝的时刻,我可能会有更多纹身,不过你不用担心它会影响你的未来。

“我从1996年就开始关注在线教育”

果壳网:最初,是什么让你对在线教育产生兴趣的呢?

Dr. Chuck: 我从1996年就开始关注在线教育了,就是在Web出现两年之后。在90年代末,很多人都寄希望于Web,认为它能解决某些问题,比如Amazon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更多的人在想,我们可以用这个新事物做点什么?我从一开始就想,可以用互联网做教育。所以,我从1996年就开始用音频和视频进行网上教学了,尽管那时候的调制解调器还是14.4(注:14.4kbit/s)。因为我喜欢教书,所以我觉得去探索新技术并发现它在教育中应用的可能性非常重要。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持续实验,开发软件,开发课程,看怎么促进我们的教学过程。MOOC只是我做过的很多很多教学实践中的一个,也是最近的一个而已。

果壳网:在这之前你还做了什么?

Dr. Chuck: 在做MOOC之前,我是开源教育软件SaKai的创始人。从2002年到现在,我花了10年时间开发SaKai,现在还在做这个软件(注:密歇根大学教学平台Ctool就是基于SaKai)。除此之外,我还做了很多课程制作软件。我不仅自己用,也给别人使用。这让我想起1994年,那时候我刚开始做这些事。那时候我对课程录像非常感兴趣,头十年我都在研究这个。后来,我的兴趣转向了教学管理系统,而现在我的兴趣在MOOC。所以,每次技术进步,我都会使用这些技术,并且促进技术的发展。有时候我不得不自己做,有时候我可以用现成的。不过我每次都会回归教学,因为我热爱教学。

我不要做“完美”的课程

果壳网:你的两门MOOC又开课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开课,那么你还会亲自参与讨论吗?

Dr. Chuck: 会啊。我不用回答所有的问题,因为我有很多教学助理,他们做得很棒。而且,学生太多了,讨论和问题也太多了,教学助理会把需要我解决的问题发给我。我自己也会经常登录看看一切是不是正常,因为同时教这么多人要承担很大的责任。这跟出版和实际课堂非常不同,整个星期,全世界范围每10秒钟就有学生触发网页。我的名字在上面,我的头像在上面,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是我的失败。

果壳网:你每周在MOOC上花多少时间?

Dr. Chuck:这周花了15个小时吧,因为这是第一周,万事开头难啊。下周可能就只用花两到三个小时了。课程结束的时候,我可能会花六到七个小时,把所有事情处理完。在课程开始前,我可能会花40个小时来准备这个课,开课以后反而不用花这么多时间。

果壳网:你会录很多遍吗?

Dr. Chuck: 不会,我相信错误在视频中也是很重要的。

果壳网:我看课程视频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你不会把错误剪掉,你会继续录下去。这是为什么呢?

Dr. Chuck: 这样比较接近真实的课堂。老师也是人,太完美的教学会让学生感到不亲切。近距离地观察错误的产生和修改过程,这也是学习的一部分。在教学过程中,有时候我难免犯一些小错误,我每个学期都会被学生指出一些错误,不过这没关系。

果壳网:对,这个对我来说特别有用。我在高中时候就学过一阵编程,后来放弃了,因为老师不让我们犯错误,我觉得很受挫,觉得自己永远不能像他那样,不是那块料。

Dr. Chuck: 对啊,你注意到我不是故意犯错的。 如果我在写程序的时候都会犯错,那么学生不可能不犯错。我在课堂上会犯错,线上教学也尽量复现。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自己录,而不是去专业的录影棚,假装很完美的样子。我觉得电视和讲座是不一样的。

果壳网:你觉得程序员的性格是不是要对错误非常有耐心?

Dr. Chuck: 我觉得这个对程序员非常重要,要懂得如何处理错误。软件越复杂就越可能出错。所以重要的是关注怎么修正错误,而不是不许犯错误。


课程视频中的Dr.Chuck

果壳网:那咱们现在来说说课程背后的故事吧。这个课程团队有几个人?

Dr. Chuck: 有我,还有两个密歇根大学的同事。他们和Coursera合作,看大量的课程。Coursera那边也会有一两个人审课。一般没什么问题,偶尔会有。比如这周我就发现几个翻译字幕不见了,然后联系Coursera解决。《因特网历史、技术和安全》这门课我有4个教学助理,Python编程课有9个。他们都是志愿无偿工作的,他们做得非常棒,都是从之前的课程里面挑出来的。

我尽量让学生互相鼓励,互相帮助,让他们成为课堂的中心,而不是我。所以让教学助理来做这些事更自然。我尽量给他们更多的认可,赋予他们更多责任。我不是那种喜欢独揽大权的人,我更喜欢和别人分享。

开放教育资源是一种哲学

果壳网:说到分享,你总是在课程前强调你所有的视频、材料都遵守《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为什么要这样做?

Dr. Chuck: 尽管我总是强调知识共享协议,但人们还是不相信他们可以随便用我的东西。因为有太多东西你不能随便用了,不然会自找麻烦。所以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欢迎大家随便取用。这样看起来就不止是法律上的,更是个人的亲自授权。

我有很多绝佳的例子来说明知识共享有多好。我的课程幻灯片被翻译成了30多种语言。我的书也被翻译成了好几种语言。比如韩语版的可能会用作他们中小学的教材,我授权给了一个韩国人去出版,并且放弃了所有的商业收益。

果壳网:好像你不太关心版权?

Dr. Chuck: 我很关心版权。我只是意识到,单靠我自己的力量永远都不可能作出一本韩语版来。如果有人愿意做,我当然愿意无偿授权给他,让他获益。因为我没有失去什么,我从中获得了很多。比如我的书可以影响更多人。我刚才说,我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教书育人。

果壳网:所以你不在乎钱?

Dr. Chuck: 我也不是不在乎钱,只是我作为密歇根大学的教员(Faculty)已经有非常不错的收入了。我有能力供房子和车子,所以也不指望从韩语版税中挣多少钱。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很无私。如果有谁愿意翻译汉语版、西班牙语版,我也很乐意无私献出版权。如果是比较有责任的大学老师来做这件事当然是最好的啦。我把版权给你,你拿去卖,你去挣钱吧!

开放教育资源(Open Education Resources)不仅是版权的问题,更是一种哲学。在我的哲学中,如果我要给予,我就真的不要了。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难以置信,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学编程应该先学Python

果壳网:你觉得每个人都要学编程吗?

Dr. Chuck: 当然。因为如果你要想成为中产阶级的话,你所做的工作基本上都和技术有关。你可能不是程序员,但是你在这方面懂得越多,就越有竞争力。就像尽管没有工作需要整天用到代数,但我们还是要教代数。我相信编程也是一样的。代数教给人们如何去看这个世界,如何拆分问题,并按照一定的步骤去解决问题。编程也是这么回事。懂编程的人,做其他事情也会做得更好,比如管理和运营。未来每个工作都离不开互联网和技术,所以每个人最好都懂点技术。

果壳网:那你为什么要教Python,而不是其他的语言呢?比如C++?

Dr. Chuck: Python的代码相对较短,你不用写太多就可以完成一个指令。我觉得对于入门者来说,建立自信是很重要的,所以要让他们用相对简单的语言处理相对复杂的任务。我用 Python 10行能解决的问题,用C++要写250行。如果要教初学者,就要让他理解每一行的意义。

不过其实我觉得Python是比较理想的第一门编程语言。学了 Python 之后再学其他的语言。有些人特别喜欢 Python 他们用它做各种事,觉得 Python 就是最好的语言了。其实也不对,每种编程语言都有它们适合做的事。如果你是个程序员,那么你最好立刻掌握更多的编程语言;如果其他人想要了解点编程,那么 Python 是挺合适的。但是 Python 做数据分析就不行,如果你需要做数据分析,最好学一学R之类的语言。程序员就要每种都学,因为你要做判断,那种更合适什么样的目的。

我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能和 Python 媲美的第一编程语言。有些人觉得 Java 合适,不过我不同意。

另外就是MIT开发的 Skretch。我觉得预编程(pre-code)非常重要。Skretch 是绝好的训练工具。10岁的孩子写Python可能太早了,但是他们可以开始思考什么是计算机,计算机是怎样工作的,这其实并不早。Skretch适合9到12岁的孩子,如果你用了 Skretch,发现它很有趣,那么你就可以学 Python 了。

如果你玩过 Skretch 的话,就会发现它和 Python 非常相似。除了 Skretch,还有其他很多针对 9到12 岁儿童的预编程训练工具,不过我觉得那些都很不成功,有些甚至可能让孩子误入歧途。比如你在预编程学到的东西,不但编程时用不上,要摒弃,而且还可能阻碍你的编程学习。

我不知道在中国是什么样的,但美国大学里可以用Java来代替计算机课,只是Java太难了,好多人都过不了。这个安排其实不太好。我推荐的学习顺序是 Skretch,Python,HTML,PHP,,Java script,Java,学Java之前最好先掌握前面几种语言。所以,高中就应该学习不止一个编程语言。大家可以首先学习Python,他们只要用我的书就行了。

20分钟都坐不住不能叫学习

果壳网:我听一些同学说,你也会给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推荐你在Coursera的课程。你开设的MOOC和实体课堂有什么不同吗?

Dr. Chuck: 非常不同,节奏很不一样。密大的学生不需要工作,不需要照顾家庭,他们在校园里的首要关注点就是学习,所以我可以教得快很多。如果我在Coursera课堂上也用同样的速度,没人能学下来,所以我在Coursera教得慢很多。它们的材料有很多是重叠的,不过没有完全一样的。课堂上一节课的信息量足够Coursera上3节课,所以在学校15周学的内容,在网上可能要花上1年。这就是为什么网上虽然有很多资源,但大学仍然存在的原因。

果壳网:现在很多人主张在线教育视频要尽量短,控制在10分钟以内。为什么你的视频都那么长呢?足足有20多分钟。

Dr. Chuck: 我觉得那些认为视频要短的人错了。有人说视频不要超过7分钟。这个数据是根据Youtube之类的娱乐视频得出的,他们觉得人们没法长时间集中记忆力。但是,我相信教育和娱乐是两回事。如果我把30分钟的视频切成只有7分钟一段,那反而会让他们不能理解整体内容。如果一个人连30分钟都坚持不了,那他只能原地踏步了。如果你真想学什么东西,如果你真想取得进步,却只是在走路的时候、休息的时候,或者在车上每次花五分钟学习,那我觉得你很难学到什么。所以,我觉得二十到三十分钟一节的视频长度比较合适。如果你留意观察,你会发现我会把超过30分钟的视频剪成两段。花90分钟学习不容易,但花个30分钟还是很容易的,这不过是一集电视剧或一顿饭的时间。

教育不会“革命”

果壳网: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教育的未来是什么?或者说你理想中的教育系统是什么样?

Dr. Chuck: 我觉得未来的教育跟现在不会差太多。我不认为会有什么教育革命。在教育方面机器不能代替人的角色。以后依然会有很多老师、学生、学校、教师……100年后再看,应该也是这样。不同的是,未来老师会有很多很多资源。比如说我的Python课吧,韩国的老师可以用我的书的韩语版,所有老师都可以在上面交流他们的教学心得。他们也会得到培训,因为他们都在使用同一本教材。所以,我觉得MOOC可以成为一个培训老师的地方,老师也可以在这里得到提高。

我认为在整个教育体系里我们做得最差的就是12到18岁这个年龄段,相当于中学时期。在这个年龄段,年轻人的学习能力太强了,但是由于我们做得不够好,浪费了他们的大好时光。所以,我觉得最好的MOOC应该是能够影响12到18岁学习者的课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更多不同的人上大学,从而彻底改变大学。


本文作者0.618与Dr. Chunk合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