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学习,从潘多拉盒子开始!-潘多拉盒子

开启左侧

[巨人指路] Write the code,Change the world!

[复制链接]
电商误我! 发表于 2014-8-20 21: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天又一天,填满我们生活的就是对这些盒子的单调乏味的维护工作:换个颜色;加个链接给你编辑文字;跟踪一下你看页面时翻到哪里会停;允许你用Twitter账户登录;完善搜索结果;有时出故障,图片好像永远也上传不完,我们就去处理一下。
大部分这样的工作我都是用一个叫做Ruby on Rails的工具完成的。这个工具对网站开发员来说就相当于安装厕所的机器人对管道工来说的作用一样。(开发网站非常像通水管,尽管我们这些成天坐在两个光滑的屏幕前面的程序员谁都不愿承认。)RoR可以让原本得花费数月的任务在几小时内就能完成,重点是我只不过是这个东西的使用者而已。它不是我开发出来的,我就是读了读使用手册罢了。实际上,我在招聘市场上如此受欢迎就是因为我读使用手册时特别用心,因为我对各类使用手册都非常勤勉耐心。不过,仅此而已。
我的朋友和我,我们这些建网站的——我们就是小孩!我们就是拿着大人们给我们的工具到处做游戏的小孩。我的成熟稳重本来已经越来越少,还有一大部分被我自己故意忽略了,现在我成天谈论的就是:冯·诺依曼存储程序计算机体系结构;晶体管;高通量纤维光缆;Unix操作系统;科幻般的云计算平台;web浏览器;iPhone;开源运动;Ruby on Rails;程序员Stack Overflow 问答网站;等等等等,一路谈论到比我稍微成熟一点点的同事为我写的代码。
这一大串的发明是个奇迹,虽然我非常感谢那些创造出这个奇迹的伙计们,我还是想给他们提出个警告:当你们把软件设计和分配变得如此简单,简单到我都能做的时候,你们要承担的风险是建造了一个充满华而不实的创业想法的可怕的巴别塔。
另一个网站泡沫是不是又开始形成了呢?也很难说它是“泡沫”吧,因为纳斯达克指数还没失控,也没有谁将丢掉他的养老金,而人们唯一将会失去的东西实际上是时间:假装奋力工作的时间;在无足轻重的论坛里点“分享”和“赞”的时间;敲出平庸无聊的代码,挣点容易钱的时间。
考虑价值问题唯一严格的方式是用钱来衡量,这价格通过自由交易来实现,这样得出来的数据是令人难以辩驳的。如果一个价格“太低”或者“太高”,据说会有零风险赚钱的机会。看到这种机会时人们往往会一把抓住,那么价格就会趋向平衡,最后达到他们本来应该的数值,达到一个市场能够承受的水平。
我做编程赚的钱是不是太多了?我写作拿的钱是不是太少了?没有,在这两种情况下,我的薪酬刚刚好是我应该得到的那个数。
就像那次吃饭时我姐问我爸的问题,那问题是有答案的——也就是我记得当晚所听到的那个答案——我爸爸之所以比旷工赚的多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做一个500强企业的CFO所需的技能相比之下要更稀有,市场也更需要。正是稀有程度和需要程度的结合使薪酬水涨船高。
这个答案听起来似乎既公平,又合理,似乎能够解决那个问题。但是,我们谈论的不是五花肉期货,我们谈论的是真实的人还有他们每天的生活。而我的姐姐所说的,尽管听上去很天真,其实是有道理的。道理就是,真正天真、油滑、随便的想法,很可能是将“价值”和市场清算的价格等同了。
原题:程序员价值几何?

原载:知乎日报      AMES SOMERS

文字的价格被叫成了零。我在写的那篇杂志文章已经耗费了一年半了,它已经占据了我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消耗了我大量的业余时间。我曾经为了编辑的意见,完全重新写过——我已经做过,还会继续去做他们要我做的任何事儿——而且这一切都完全没有酬劳。这个压根没有风险资金支持,没有人恳求我去做。在写作圈儿里我彻彻底底是个无名小卒,我平均三周半才能收到一封回信。也许我在一篇文章中投入我全部的精力和才华,我的一切思考和生命,这篇文章还是有可能一文不值。
所以尽管我敬慕写作带来的巨大挑战,敬慕写作生活所能触及的广度,写作确实不是有谁会真正想让我去做的事。关于这个,美国人的想法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那就是:“一定要成为某种专业人才——把你的大脑塞满这时代精神,塞满跟技术有关的东西——我们会给你回报的。”
我没勇气拒绝这个。到现在我也没能逃脱这种低级而狭隘的思想洪流,原因是我害怕。我就是个极其平庸无能的程序员,但是,无论如何,我仍然有个安稳的将来。不仅如此,我在谈判桌旁还有一席之地。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知道我能弄出点人们想要的东西。我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他们付给我的那些钱。
-------
《新知》杂志授权知乎日报首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